得知李全義的事跡后,社區人員送花表敬意 全媒體首席記者李興會攝

□全媒體首席記者李興會 通訊員宋麗

6月16日是父親節。當日中午,在樊城區解放路老百貨站家屬院里,李宇慶的家中熱鬧非凡,孩子們都回到了家中,為李宇慶過父親節。午宴上,大家卻不約而同地把父親節的祝福送給了媽媽李全義。李宇慶端起杯子,帶領孩子們集體為李全義敬酒。他動情地說:“老伴,沒有你,就沒有我們這個大家庭的今天,感謝你的大義!”李宇慶的一番話讓大家的眼圈都紅了……

婚前就擔起照顧家的重擔

李全義今年60歲,比老伴李宇慶年長兩歲。兩人都是東津鎮人,還是高中同學。

1980年9月的一天,李宇慶的哥哥在乘渡船過河時發生意外去世。此前,哥哥頂著巨大壓力,艱難地維持著家庭。哥哥去世了,留下一雙年幼的兒女、年僅26歲的妻子。父親體弱多病,李宇慶尚未成家,一家人老的老、小的小,該如何繼續生活呢?李宇慶欲哭無淚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李全義走進了李宇慶的生活。李全義,小名桂花,是李宇慶的高中同學,為人仗義,重感情。

當得知李全義在跟李宇慶談對象時,人們都議論開了:“李家條件差,老的老,小的小,還沒進門就要當媽……”

李宇慶也很糾結——既希望能跟李全義有結果,又怕她嫌棄兩個孩子。然而,李全義的一番話打消了他的疑慮:“我早考慮好了,只要我們相親相愛,能為你分擔重擔心里也是甜的,看我的行動吧。”

說到做到。李全義上班的地方距離李家8里路,而且全是坑坑洼洼的土路。但她一有時間就到李家幫忙:洗衣、種地、孝敬老人、照顧小孩……

至今,李宇慶還清晰地記得李全義給兩個孩子洗澡的情景:她把小孩脫得光溜溜的,放進大盆子里后,用手輕輕地拍打著水面,嘴里不停地念著“打、打、打”,孩子也拍打著水,濺起陣陣水花,一家人好不高興。

1983年6月,李宇慶接到了電大錄取通知書,喜憂參半。喜的是有機會學習了,憂的是3年脫產學習中不能照顧家庭。就在矛盾至極的時候,李全義說:“我與你相愛,不怕你上有老下有小,就喜歡你好學上進。你放心去學習,家里的事我全包了!”

從此,未過門的李全義就代李宇慶挑起了照顧老人和小孩的重擔。

李宇慶的父親是個“病包”,患有嚴重的風濕性心臟病。1984年1月的一天,老人犯病了,李全義請假拉著板車送他到鎮上醫院看病。因為守在醫院,無法照顧孩子,李全義將孩子送到了娘家,交給父母照顧,而這一照顧就是一年多。

為了不讓李宇慶分心,公公生病住院一事,李全義都沒告訴他。“我還是在父親病好后才知道的。”李宇慶說,每次想到這事,自己的腦海中就會浮現她拉著父親在泥巴路上艱難行走的場面。

大度為公公當“紅娘”

老伴去世后,李宇慶的父親感到很孤獨。進入李家后,看到公公這種狀況,李全義心里也很難過。

有一天,父親把李宇慶和李全義叫到身邊,表達了希望找一個老伴兒的想法。聽了父親的話,李宇慶驚呆了,心里很不好受,親戚們也極力反對。想到故去的母親、親友們的議論和多了一個繼母的麻煩,李宇慶在心里對父親說:“求求你,不要找,我們一定好好孝順你。”

相比之下,李全義則想得很開。她勸李宇慶說,追求幸福也是老年人的權利,父親受了那么多罪,應該有個老伴相伴安度晚年,“咱們做兒女的要創造條件滿足他的心愿,而不應該設置障礙阻攔。”

不僅如此,李全義還把公公的心愿放在心里,尋找合適的對象。

李全義的娘家有一位女子,無兒無女,獨自生活。有一天,李全義找到她說媒:“我公公你也了解,如果你到我們家,現在雖然苦點,將來一定能過好日子。”

李全義的一席話讓后來成為繼母的對方十分震驚,她沒想到李全義竟然這樣開明,更有這樣的孝心。震驚之余,繼母又十分暖心:“我這個人從小當童養媳,什么活兒都干得,什么苦都吃得。”

隨后,李全義張羅著給兩位老人定約會的時間。見面后兩人都很滿意。很快,李全義為兩位老人舉辦了一場熱熱鬧鬧的婚禮。“繼母的到來給我們家帶來了歡樂。”李宇慶說:“父親有人體貼了,侄兒有人照顧了,我們兩口子能安心工作了。”

李宇慶說,1987年10月,李全義生孩子,繼母白天黑夜地守護在醫院,一天三頓飯送到產床邊,還為李全義擦身子。同產房的人羨慕地說:“這老婆子真好。”

女兒的誕生,并沒有減弱李全義對侄兒、侄女的愛,她對三個孩子一視同仁。為此,女兒曾開玩笑地抱怨:“我是獨生女,卻從沒有享受到獨生女的待遇。”

李全義卻說:“在我心中,你們三個都是我的孩子,沒有親疏遠近之分。”

如今,孩子們都已長大,各自成家,李宇慶兩口子也已經退休了。盡管李宇慶曾先后兩次中風,但在李全義的精心護理和訓練下,李宇慶已經完全恢復正常。

責任編輯:王群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圖片推薦
襄陽日報APP
襄陽日報微信
襄陽晚報微信
六和合彩曾道人